• 菲律宾资讯

菲律宾参议院听证会新戏码:杨鸿明装病(已被列入监控名单),林肯·王装死

作者:菲华天空 2021-9-14 09:25 688 人关注

菲律宾超级政治斗争电视连续剧——参议院蓝丝带委员会针对高价防疫物资采购一案的听证会调查越来越精彩了。小编感觉,这部电视连续剧将会载入菲律宾政治史、特别是选举史以及中菲关系史的史册。最明显的证据就是,今天(13日)有越来越多的重量级人物参加听证会介入调查。除了前...

菲律宾超级政治斗争电视连续剧——参议院蓝丝带委员会针对高价防疫物资采购一案的听证会调查越来越精彩了。小编感觉,这部电视连续剧将会载入菲律宾政治史、特别是选举史以及中菲关系史的史册。


最明显的证据就是,今天(13日)有越来越多的重量级人物参加听证会介入调查。除了前几天出现的老面孔:蓝丝带委员会主席戈登、少数派领袖德里隆、洪蒂维罗斯、拉克森之外,参议长索托、拉尔夫·雷克托(Ralph Recto)、弗朗西斯·潘吉里南(Francis Pangilinan),以及阿杜在参议院的盟友罗纳德·德拉·罗萨(Ronald dela Rosa)、伊美·马科斯(Imee marcos)、胡安·米格尔·祖比里(Juan Miguel Zubiri)等等都出席了听证会。


照旧,为了让后来的小伙伴们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先回顾一下前面的剧情。《菲律宾政府高价口罩采购事件背后的诈骗集团》、《事情正在起变化——杜特尔特集团能否在2022年后继续掌控最高权力?》、《菲律宾参议院以在听证会上“撒谎”为由再次签发对杨鸿明等的逮捕令》。


菲律宾参议院听证会新戏码:杨鸿明装病(已被列入监控名单),林肯·王装死


不过有人出席就意味着也会有人不出席,杨鸿明在权衡利弊后选择无视参议院连续签发的两个逮捕令,不出现在听证会上。从上一次听证会质询情况来看,杨鸿明选择不去面对参议员们咄咄逼人的问题是有一定道理的。


杨鸿明的律师雷蒙德·富通(RaymondFortun)出席听证会说,是杨鸿明的医生建议他不要听证会的,“他的血压突然飙升,医生建议他呆在家里。由于涉入康友案,他的健康受到了影响。”戈登明显不相信这套说辞,他说,“这样的事情总会发生。当有人接受调查时,会展示他们在病床上的照片,声称不能出席。我们当然不会给他豁免的权利,那样的话他就没有压力了。”戈登让律师通知杨鸿明必须出席听证会,并说,“如果他愿意,医生可以陪同。”


菲律宾参议院听证会新戏码:杨鸿明装病(已被列入监控名单),林肯·王装死


装病这一招救得了一时救不了一世,如果继续选择不出席听证会,杨鸿明可能会在有一段时间内必须待在达沃或者离开菲律宾了。之后参议员称会将杨鸿明列入移民局监控名单(watch list)。


相信小伙伴们对菲律宾政府机构习惯性的龟速耳熟能详了。稍后菲律宾司法部长(Secretary of Justice)梅纳多·格瓦拉(Menardo”Boy” Ilasco Guevarra)接受采访时说,司法部将会在收到相关部门的适当请求后,将会发布移民监视公告令(immigration lookout bulletin order),不过目前为止司法部尚未收到任何针对杨鸿明的移民监视公告令请求。


菲律宾参议院听证会新戏码:杨鸿明装病(已被列入监控名单),林肯·王装死 


杨鸿明等华商与前总统埃斯特拉达的合影 


看起来名义上康友公司董事长黄子晏,基本啥都不知道或者说装出一副啥都不知道的样子。对于之前其承认过的曾向杨鸿明借款支付货款来完成合同的问题,黄子晏再次把问题推给了林肯·王,说是自己并没有参与其中。关于小小康友公司如何轻易获得几十亿皮索的政府采购合同上,黄子晏绕了半天,还是重复之前的说法,即康友公司获得政府采购合同的原因是自身具有的优势,而不是在相关部门有铁的关系。


从黄子晏在听证会上的表现可以推断出,基本上他就是个人头。


听证会上最有戏剧性的一幕发生在对康友高管林肯·王的质询过程中,当戈登询问林肯·王向杨鸿明具体借了多少钱时,林肯·王回应称他收到死亡威胁。然后,他当庭读出了收到的短信,“如果你不承认与行政部门官员的联系,你和你的家人就会被杀”,“我们会给你一周的时间,(否则的话)我们会确保你在地下六英尺的地方过一个圣诞快乐。(我们的人)正在寻找你和你的家人… …”


菲律宾参议院听证会新戏码:杨鸿明装病(已被列入监控名单),林肯·王装死 


林肯·王 


林肯·王这一招很有意思,他是在说听证会上参议员们的调调和发给他死亡威胁短信的人的调调是一回事,或者参议员们就是死亡威胁的幕后指使者,目的是为了让自己做伪证。总而言之就是说,康友公司获得政府防疫物资采购合同并不是凭关系,那些穷追不舍的人才别有用心。这样的话,即使将来林肯·王说出了与某些官员有幕后交易的证言,这种证言的效力也大大打了折扣,因为这是他在死亡威胁之下所作的证言。釜底抽薪,实在是高!


在质询过程中林肯·王承认,康友公司甚至没有自己的仓库,他们并没有从中国进口口罩等防疫物资;第一批口罩其实是从本地一家名叫菲律宾老虎贸易行(Tigerphil Marketing)的供货商处以每片口罩23皮索的价格购得,又以每片口罩27皮索转手卖给了菲律宾政府50万片口罩,整个过程都是当天发货,因此没有仓储的必要。所以说,康友公司基本上啥都不做,啥成本都不必负担,每片口罩净赚4皮索,也就说仅仅这笔生意就赚了200万皮索。


戈登继续追问道,“我不是问你们是否是老朋友,为什么你总是绕圈子。那么,你是和菲律宾老虎贸易行具体那个人交谈的?你的老朋友叫什么名字?林肯·王回答道,“我叫他虎哥(Tiger Brother),他有中文名字,我必须确认一下。”最后林肯·王确认这位虎哥的中文名叫王杰(音Wang Jie),但声称不知道这位王杰的联系方式和详细住址。


菲律宾参议院听证会新戏码:杨鸿明装病(已被列入监控名单),林肯·王装死  


小编通过手机查询到的菲律宾老虎贸易行的地址,看起来应该在马尼拉唐人街。 


质询中,一位名叫乔治·门多萨(George Mendoza)的前菲律宾预算部采购处(Procurement Service of the Department of Budget and Management)质检司(Inspection Division office)负责人说,在实际检查和交付之前,两次有人在开会时要求质检司签署来自中国防疫物资质检合格的文件。


门多萨的原话是,“有一次(某位上级领导说),现在个人防护装备(PPE)供应禁止,所以我们不得不求助于中国。因此,还没有交货,我们就已经被告知准备检查文件,因为这将成为中国供应商文件的附件,一旦个人防护装备抵达,无需在进行质量检查就必须付款。”


当被问及这是否意味着在实际交付之前已向中国供应商付款时,门多萨承认这是可能的,并承认这不符合适当的政府程序,“这不是正当的交货付款的程序,参议员阁下。”


门多萨在预算部服务了31年,他的雇佣合同今年1月底到期后未获续签。


另一位名叫莫文·坦昆蒂克(Mervin Tanquintic)预算部采购处职员证实了门多萨的陈述,检验文件的准备和签署确实是在货物交付之前进行。


菲律宾参议院听证会新戏码:杨鸿明装病(已被列入监控名单),林肯·王装死  


听证会上的门多萨和坦昆蒂克  


此前,本案中的另一位焦点人物预算部采购处负责人劳埃德·克里斯托弗·刘(Lloyd Christopher Lao)曾向参议员们信誓旦旦地保证,自己领导的部门在采购防疫物资时遵守了尽职调查或保护公共资金的义务。


门多萨最后说,是当时的预算部采购处首席财务官劳尔·加泰罗尼亚(Raoul Catalan) 指示自己这样做的。菲律宾参议院听证会新戏码:杨鸿明装病(已被列入监控名单),林肯·王装死 


 劳埃德·克里斯托弗·刘之前向媒体展示采购的个人防护装备的质量  


参议院蓝丝带委员会的下一次听证会将会在本周5举行。将会向加泰罗尼亚、林蔷薇、林伟雄等送达传票要求其出席听证会。听证会精华视频会在推送列表内发布。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原作者: 菲华天空